给父亲盛一碗粥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5 14:14
  • 人已阅读

  给父亲盛一碗粥   星期六我带着儿子去乡间探访怙恃。母亲打过不下十次电话,说想孙子哩!话语里满是无奈,母亲晕车晕得凶猛,不然早就进城来看孙子了。我刚下中巴车就赶上之前镇单元的一名伴侣,多年不见,他非拉我去他家小聚。当之有愧只好应允。哪知晚上酒喝多了,天气已晚只好就在伴侣家留宿。   清晨,我和儿子早早地赶到怙恃家,由于吃过午餐还要赶回城里。走在老屋前新修的水泥路上,远远就瞥见母亲在繁忙着,她的身旁十几只鸡、鸭在咕咕地扑腾着抢食,羊圈里几只小羊羔在欢快地蹦跳着。儿子早已挣脱了我的手,边跑边喊,“奶奶!我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啦!”母亲闻声孙子的喊声,忙丢下手中的活计朝孙子迎去,一下子愉快得满脸春风,抱过孙子法宝心肝地叫着,好!好!乖乖!想死奶奶了!   父亲在门前磨着一把铁锹,见咱们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也忙站起身来笑着,“这么早就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了,你妈每天念道哩!”说完筹措着要进屋搬凳,并对母亲说着话。母亲只顾愉快地搂着孙子言笑,父亲的话他显然没闻声,我却是听得一览无余,父亲让母亲帮他盛一碗粥先冷着,他要吃了去做临时工,帮人家挖水杉苗。   我进屋掀开热火朝天的锅盖,见锅里的稀粥正翻腾着,桌上碗里盛着咸菜炖豆腐,这就是怙恃的早餐菜了。我洗净碗,帮父亲盛了碗粥放灶台上凉着。   “怎样能让你盛粥呢!”母亲见我在灶台前忙着盛粥,小跑进来,满脸歉意,说着不停地在围裙上擦动手。   “同样的,同样的!”我笑着说。   “十分困难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一趟,稀客呢!”母亲笑着说。   我心里酸酸的,我倒成了主人,并且是稀客,虽然我事情的城市离老家只需乘45分钟的汽车,可每回老是忙着就把回家的事给忘了,却是怙恃三天两头请来城里的同乡给咱们捎来新颖蔬菜,油呀米呀甚么的。良久没有回家探访怙恃了,为父亲盛一次粥,母亲都过意不去,想一想怙恃为咱们付出了那么多,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咱们任何的待遇。我回家看看他们就愉快成如许,以后一定要常回家看看。   我处处看看,想为怙恃做点甚么,好加重本身的汗下,可母亲执意不愿,忙着给孙子看给他攒的一小坛草鸡蛋和春节时攒下的小吃,我的眼眶一下子潮湿了。   我正要进里屋和父亲聊几句,却闻声父亲在高声打电话,大意是跟人家打招呼,明天不去做临工了,儿子和孙子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了,他要去镇上割肉买菜,他们事情忙,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一趟不易,话语里满是镇静和自豪。   我愣在那处,不知该对父亲说甚么,我取出手机拨通了老婆的手机,告知她:今晚我和儿子在乡间怙恃家过宿,明早早班车归去。   相关专题:父亲 顶一下